2014 年,收藏家這個原本較少進入大眾視野的群體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。不僅僅因為國內忽然涌現出許多公眾參與度很高的藝術博覽會、私人或民營美術館,也因為更年輕的藏家們作為一個群體正在浮出水面。吳亦深、周大為、林瀚和晚晚、林正、陸尋,他們是新一代藏家中的佼佼者。比起前輩,他們更加國際化;更具有分享精神,不再覺得收藏是一件完全私人的事情,也不那么遵循“財不露富”的古訓;也更有個性,敢于把個人審美作為選擇藏品的重要考量依據。


杜尚說過:“從根本上我不相信藝術家的創造功能,他和其他任何人是一樣的人。他的工作是做某種事情,商人也是做某種事情。”他的說法強調了“藝術”一詞的起源中“做”的含義,但如果有什么事情把藝術家和商人更直接地緊密聯系在一起,那無疑是藝術品收藏。
早在上世紀 90 年代,中國當代藝術作品的買家,大多來自國外或境外,藝術家們以幾百到幾千美元的價格賣出作品,已經覺得非常滿足。2000 年之后,當代藝術市場出現井噴,中國當代藝術也急劇升溫,頻頻在國外拍場中創出天價,同時,在國內的“先富階層”中也逐漸形成了穩定的收藏群體,并在市場和民族意識的雙重刺激下,開始從國外畫廊花大價錢把中國的當代藝術作品買回來。因此,盡管 2008 年金融風暴以后,歐美開始拋售當代藝術作品,但由于國內還在不斷接納,價格高位仍然持續了一段時間,直到 2012 年大幅跳水。
2014 年,收藏家這個原本較少進入大眾視野的群體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。不僅僅因為國內,尤其是上海,忽然涌現出許多公眾參與度很高的藝術博覽會、私人或民營美術館,也因為更年輕的藏家們作為一個群體正在浮出水面。比起前輩,他們更加國際化,更多地參與到海外的一級和二級市場之中,購買國外藝術家的作品;更具有分享精神,不再覺得收藏是一件完全私人的事情,也不那么遵循“富不露財”的古訓;也更有個性,敢于把個人審美作為選擇藏品的重要考量依據。對他們來說,購買藝術品的行為,最初就和購買任何東西一樣,是出于單純的喜愛。然而在熱錢滾滾而且作品價格上限不斷被沖破的藝術領域,收藏又不可能只是愛好而已。隨著藏品的增加、研究的深入,野心便也展現出來,盡管受制于資歷和資本積累的深度,他們還無法像收藏界的前輩們一樣大手筆行事,但是以藏養藏、以投資為目的收藏、開設畫廊甚至是美術館,也都成了他們的選擇。
“藏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、“80 后”藏家、新富階層……公眾給年輕藏家們貼上了這些標簽,但他們并不喜歡被如此稱呼。在《外灘畫報》此次專題采訪的六位最具代表性的藏家之中,收藏資歷最深的周大為說出了他們的心聲:“我是自己闖出了事業,但是父母完全不幫忙也不可能,可是中國人就是會放大‘富二代’的標簽,因此淡化了我們自己的努力。”
他們確實都很努力。周大為的父親是靠自己艱苦打拼出來的企業家,并不要求兒子像自己一樣再去創業,可是周大為并不想靠父親。他自己創立公司,成功地用做生意賺來的錢支持藝術收藏。他還發起藝術博覽會、創立藝術衍生品牌、成立基金會,在激活當代藝術生態和推動藝術大眾化方面也做出了不小的成績。陸尋大學一畢業就被“逼上梁山”,挑起了建設和管理四方藝術湖區的重任,從工程質量管理、造房子開始,到以館長的身份為四方當代美術館推出兩次大型當代藝術展覽,整個湖區現在已從無到有,頗成氣候。作為江南世家皋廡吳氏后人,海派書畫大家吳湖帆的曾孫,吳亦深屬于隔代繼承家族傳統,試圖通過收藏和策展,重新發揚江南文人傳統。林正的父親林明哲是 80 年代末便開始收藏中國現當代藝術作品的收藏大家,2004 年,他被父親“騙”到大陸,獨自在 798 藝術區建立起山藝術基金的“駐京辦”,梳理父親的收藏,策劃展覽,同時發掘年輕的藝術家。而林瀚和雷宛螢這對因藝術而結緣的情侶,共同創立了 M WOODS 美術館,也盡力在靠創業供養他們的收藏。

吳亦深和蘇暢的作品《山水》

林正和吳爭艷的作品《Rou 與 Rose 雙聯畫》

同處藝術收藏的圈子,這六位年輕藏家對彼此都有所了解,也時常交流,不過收藏的方向各不相同。周大為的觀念比較超前,喜歡收“賣不出去的”大型裝置和影像作品,收的時候還有種“我不收誰來收”的英雄情結;陸尋是個謹慎的人,喜歡做大量研究之后再出手,也因此被認為在是六人之中最學術的一個;吳亦深是拍賣行出身,收藏大量中國傳統書畫和家具文玩,在當代藝術中,他傾向于收藏精神上中西、古今結合的作品;林正管理著父親數量龐大的收藏,而他自己則在經濟條件允許的范圍內,挑選有潛力的年輕藝術家;林瀚和雷宛螢的收藏非常國際化,在全球范圍內,他們既會購買被重要美術館收藏的、在藝術史中占據一席之地的藝術家作品,也有勇氣與剛出道的新人合作。他們是新一代藏家中的佼佼者,盡管也許不能代表年輕藏家群體中的每一個人,但是通過他們的故事,大家多少可以了解,這些熱愛藝術的年輕人,是如何把他們的愛好,變成自己的事業。

陸尋和畢蓉蓉的作品《陰影的形體》

周大為和尉洪磊的作品《泥球 1》

林瀚和晚晚和何翔宇的作品《I'm Sorry》

林瀚和晚晚新開辦的美術館 M WOODS 的首個展覽《微暗的火》,聚合了七位收藏家的藏品,是一個以個人對藝術品的判斷為線索的展覽。圖為翠西· 艾敏的《我心將永遠追隨你》,這是他倆聲名在外的收藏

相關閱讀:

| 周大為:一個理想主義者的英雄情結

| 陸尋:像學霸那樣研究藝術

| 吳亦深:在“江南”旗幟下

| 林正:父親是我的借鑒,也是我的機緣

| 林瀚和晚晚:從任性,到認真

| 年輕一代藝術收藏者登上前臺:行動才有未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