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匿在英國鄉村,周圍是一望無際的綠地,校舍如唐頓莊園般充滿古老韻味,國家公園就是學校操場……英國有大約 500 所私立寄宿學校,它們宛若世外桃源,可以招收任何國籍的學生。近年來,隨著中國低齡留學潮升溫,去英國讀高中,成為中國家長的又一熱門選擇。近日,《外灘畫報》記者前往英國實地探訪了七所私立寄宿中學。其中一位校長這樣評價英國的中學教育:“我們既培養專才,又培養全人。”(圖:英國基督公學至今還保持著建校時的傳統:每天中午,全體學生在校樂團的演奏聲中,步操進入食堂就餐)


每個上學日的清晨,從宿舍通往教學樓的一條小徑上,哈羅公學(Harrow School)的男生必須佩戴綁有深藍色絲帶的硬草帽,見到老師后需脫帽行禮。時不時你會發現草帽底下,是一張張黑眼睛、黃皮膚的亞洲臉!
據英國私立學校協會統計,目前英國私立學校的海外學生有兩大群體:歐洲學生占 38%,中國大陸和香港學生占 37.2%。截至 2014 年 1 月,在英國私立中學就讀的中國大陸學生總計 4381 人。自 2007 年起,每年遞增數百人。
“到法國尋找香醇美酒,到意大利觀賞名勝古跡,而來英國,就是要給孩子最好的教育。”胡潤百富榜創始人胡潤(Rupert Hoogewerf)指出。這位伊頓公學校友說,許多中國富人都相當青睞英國私立學校,希望送子女過去寄宿學習。
位于馬恩島的威廉國王學校校長馬丁·漢弗瑞斯(Martin Humphreys)告訴《外灘畫報》,盡管英國只有 7% 的學生選擇私立學校,但每年牛津劍橋錄取的新生 50% 來自私校;全英 80% 以上的重要職位都由私校畢業生擔任。查爾斯王儲和他的兩個兒子、首相卡梅倫、前首相布萊爾、倫敦市長鮑里斯·約翰遜,以及眾多演藝明星、作家都畢業于私校。漢弗瑞斯校長本人也畢業于伊頓公學,后在劍橋大學取得碩士學位。
2012 年倫敦奧運會,38% 獲得獎牌的英國運動員都畢業于私立中學。
英國私立學校又稱“獨立學校”。相比公立學校,它們往往有更好的師資,更強調學生對古典文化的學習,也更加看重學生的自身修養。從歷史上來看,以伊頓公學為首的“九公學”不僅出過幾十位首相,也是皇家子弟的必選。伊頓、哈羅等名校,更被視為牛津和劍橋的預科班。
根據記者了解,去英國私立寄宿學校讀書價格不菲。每年學費大多高達 2.5 萬英鎊至 3.3 萬英鎊(1 英鎊約合 9.7 元人民幣),此外還需支付課外活動和出國旅行費用。置裝費也不便宜,一套“伊頓生”的行頭,包括黑色燕尾服、白色襯衫、圓領口、黑色馬甲、長褲和皮鞋,售價為 700 英鎊。

哈羅公學學生每天上學路上都會帶著標志性的圓草帽

夕陽下的伊頓公學,這所學校坐落的伊頓小鎮,毗鄰英國女王居住的溫莎小鎮

注重特長
“申請英國‘牛劍’,更看重專長。”今年剛從英國寄宿中學畢業的牛津大學新生王辰凱告訴記者,英國大學本科階段比較重視學科教育,而非美國大學倡導的“通識教育”。所以,在英國中學讀書的最后兩年,學生需要明確自己未來的專業方向,并朝這個方向學精、學深、學透,才可能被知名大學錄取。
目前,大部分英國中學的 12 和 13 年級(相當于中國高二和高三)提供 A-Level 課程。學生花兩年時間,僅需學四門課程。這樣“少而精”的課程設置,目的是讓學生把所學的四門科目變成“強項學科”,為大學學習打好基礎。
而在英國私立中學的 10 和 11 年級提供 GCSE 課程,英語、數學和科學課為必修課目,外加四門選修課。以基督公學(Christ’s Hospital School)為例,學校提供四五十門選修課,學生可以選擇中文、拉丁文、古希臘文、西班牙文、德文等語言類課程,以及大量藝術和體育課程。
16 歲的香港女生 Chelsea 目前就讀該校 11 年級,她選修的是音樂、戲劇、工業設計和體育。
盡管名義上是“選修課”,其實每門課學起來一點也不輕松。Chelsea 選擇的體育課,需要在兩年時間內掌握四門技能:競技類運動、球類運動、救生技能訓練和裁判訓練各一項,她選的分別是游泳、女子籃球、水上救援以及羽毛球裁判,這樣一來,她每年都要從事大量的運動。
她介紹說,自己從 4 歲開始游泳,一直很珍惜這個特長,未來兩年 A-Level 課程也會選擇“體育”;“到時候,體育的重要性,和其他三門主課是一樣的。”
香港男孩 Crispin 從 3 歲開始學鋼琴。在基督公學就讀 10 年級的他,選擇了音樂、中文和地理。盡管只有 15 歲,他已經決定把音樂當作一項特長來發展。
基督公學曾被英國國家電臺古典音樂頻道評為“全英最好的非專業音樂學校之一。唯一能與之媲美的只有伊頓公學”。
“培養學生的音樂才能,是教育的一部分。它不僅培養一個人的性格氣質,還可以幫助學生培育長久的興趣。”學校音樂主管蒂姆·卡拉漢(Tim Callaghan)告訴記者。當時他正在學校教堂——全歐洲中學內最大的木頂教堂中,指導四位學生提琴手練習柴可夫斯基的一首曲目。
這位已在學校任教 19 年的音樂主管畢業于英國皇家音樂學院,曾任職倫敦芭蕾舞團。
基督公學的音樂資源,可以用“星光熠熠”來形容。8 名全職音樂教師,40 位專業音樂家顧問,他們大多住在倫敦,每周來校 1 至 2 次上指導課。全校每年開設 600 個個人樂器班,150 位學生在校參加管弦樂隊,170 個學生學習鋼琴。學校還為 9 至 12 年級學生設置音樂獎學金,無論是學風琴還是唱歌,只要成績拔尖就可以申請。與專業音樂學校的不同之處在于,基督公學會幫助許多零起點的學生學習樂器演奏。
根據蒂姆介紹,學校每年都有學生考入皇家音樂學院等專業藝術院校。盡管“半路出家”,藝術造詣卻絲毫不輸從專業藝校出來的藝術生。

英國公學非常重視學生的運動精神培養,其中不乏一些沖撞性的運動。伊頓公學的學生還發明了屬于自己學校的特殊運動:“伊頓五人”

宿舍文化與“全人教育”
和美國大部分私立寄宿學校的“周寄宿制”不同,英國大部分私立寄宿中學,特別是溫徹斯特公學、伊頓公學、哈羅公學等均為“整學期寄宿”。無論是英國學生還是國際生,學生每隔三周才能回家一次,其余周末一律住校。
它們的宿舍打破了年級的界限,13 至 18 歲的學生混住。學生以宿舍為單位,構成了豐富多彩的學院文化。記者發現,這些私立寄宿學校的每棟宿舍樓內都有一到兩個客廳,里面有電視、鋼琴、圖書等休閑娛樂設施,是非常好的社交場所。學生可以在這里結交伙伴,發展朋友圈子。
哈羅公學共有 14 棟三至四層的宿舍樓,遍布整個哈羅鎮,除了校長之家,其他宿舍分別住著 56 到 72 名學生。
“每棟宿舍的文化都和它的舍監有關。比如我的舍監采用‘散養’,學生比較自由張揚,而隔壁宿舍舍監比較嚴肅,有些工作狂,學生整體氣質就比較內斂。”曾在哈羅公學就讀的王同學告訴記者。
英國的“舍監”(House Master)與美國寄宿中學的“宿舍家長”(Dorm Parent)不太一樣,后者主要負責照顧學生的生活起居,而英國寄宿學校配有專門的生活老師和助理,舍監扮演班主任和家長的雙重角色,一旦學生受傷生病、學習狀態不好或有心事,都屬于舍監的工作范疇。
在不少寄宿中學里,舍監的行政地位和副校長平級。在哈羅或伊頓等知名公學做舍監,更是一種榮譽象征,標志著一個教師有很高的專業水平。
基督公學副校長湯姆·勞森(Tom Lawson)曾擔任過溫徹斯特公學的舍監,本身又是學術精英,擁有牛津大學的政治、哲學和經濟學碩士學位。
37 歲的湯姆告訴記者,幫助孩子們發掘潛力、找到特長,是舍監成就感的來源:“我們的目標不只是培養一群學術能力超群的人,而是培養‘全人’。”
當然,在名校當舍監門檻很高。首先,年齡不能太小,否則可能經驗不足,也不能太大,否則容易產生代溝;通常,舍監也是教師,需要在學校教至少兩門科目的課。湯姆從 1998 年就開始教授人文學科及經濟學。光會教書還不行,舍監還要懂得和學生玩在一塊兒,幫助組建學生社團,湯姆就曾兼任過橄欖球和板球教練。
知名華裔馬術運動員華天畢業于伊頓公學。這位中英混血兒當年在伊頓的舍監普爾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,2007 年華天入圍 2008 北京奧運會后,他全力支持華天休學一年——伊頓公學近 20 年來的第一次。
不過,普爾也坦言:“我的引導并不總是成功。有些孩子找不到自己的潛力所在。而這些,是中國家長無暇顧及的。”

中國的英國私校熱
英國公學被稱為“教育的活化石”。誕生于 1382 年的溫徹斯特公學是英國第一所公學,開創了英國公學教育的歷史。“公學”的含義是指面向所有公眾,而不是只面向教會的宗教學校,另一個含義是區別于當時請家庭教師的私人教育模式。在 1612 年前創建、人稱“貴族搖籃”的九大公學中,以伊頓公學、哈羅公學、溫切斯特三家的聲名最為顯赫。今天的英國公學體系,已從最初的九所發展到 1986 年注冊的 500 多所。
作為典型的精英教育,公學的規模幾乎都很小。哈羅公學只有 800 名左右的學生,伊頓公學也不過 1313人。近年來,曾經高高在上的英國公學,出現越來越多亞洲學生的身影。其中,最積極的來自中國。他們大多來自香港,或者擁有多元化成長背景的大陸人。
哈羅公學前校長伯納比·列儂分析說,移民家長往往比本地家長更看重英國的私立教育。外國家長都希望子女能進英國頂尖大學,比如牛津、劍橋這樣的世界名校,而進入私立學校,在他們看來,是一條比較靠譜的“捷徑”。
另外,海外家長更欣賞私校的教育制度。列儂指出,私校畢業生在英國的律師、醫藥、法官等行業都占壓倒多數,表演、體育和音樂也是他們的特長。近年來,私校畢業生甚至在自主創業方面也占優勢。
一位將兩個兒子送去英國讀公學的中國母親告訴記者,英國公學的魅力不僅在于把孩子培養成“謙謙君子”,更重要的是教會他們一種社會責任感;“榮譽越大,責任感就越大”。
盡管越來越多中國學生涌入英國公學,但在英國本土,私立學校的教學制度卻被不少人詬病。前羅丁女校校長弗朗西斯·金女士曾表示,學校目前仍是單性別教育,但國內的趨勢和訴求是走向男女合校。
英國《每日電訊報》也指出:寄宿制學校在大英帝國最輝煌的時候很流行,卻不符合現代人的觀念;“現在的家長都希望孩子能在家陪自己,所以從整個英國來看,寄宿制的私立學校實在是太多了”。

一名英國公學的老師正在向學生演示科學實驗

獨特的基督公學
1886 年出版的《公學年鑒》列出了 25 所公學,基督公學名列其中。該校創辦于 1552 年,創辦人為國王愛德華六世。校名中有一個單詞“hospital”,在拉丁文里意為“慈善”。400 多年過去了,基督公學仍是一所具有慈善性質的寄宿中學,全校 1/5 的學生完全免費就讀,其他學生也能獲得不同程度的資助。和其他古老公學一樣,它以學生優秀、傳統古老和非常特別的“藍袍校服”聞名。
基督公學位于英格蘭西賽克斯郡霍舍姆以南的郊外,距倫敦市中心和希思羅機場僅一小時車程。徜徉在 1200 英畝田園風光的校園,你仿佛穿越回中世紀。
13 到 18 歲的男女生,三三兩兩地走過。他們身穿深藍色大袍、襯衫、領巾,下面是長及膝蓋的黑色馬褲、黃色長襪和皮鞋。偶爾還會看到有一些學生的長袍胸前似有 12 粒碩大銀色紐扣,代表最高級別的優秀學生的校服。
如果在公共場合穿這套服裝,很可能被海外游客認為是修道士或牧師。“剛開始穿,我覺得太厚了,甚至被壓得喘不過氣。”去年 9 月從香港轉來讀書的男孩克里斯潘告訴《外灘畫報》,“但是,你天天穿,也就習慣了。”據師生介紹,基督公學的校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,可追溯到許多個世紀前的都鐸王朝。這也使得該校學生有別于其他任何一所公學學生。古老的校服為霍舍姆基督學校贏得“藍袍學校”的昵稱,該校學生則親切地稱呼藍袍為“家中一寶” 。伊頓畢業生叫做“老伊頓”,哈羅畢業生叫做“老哈羅”,而基督公學畢業生則被稱為“老藍袍”。每位學生入校,第一件事是“借校服”,隨著逐漸長高,可能需要去校園內的衣柜部門更換大一碼的校服。
用現代人眼光看,“藍袍”校服顯得那么與眾不同,但在基督公學學生眼中,它代表一種古老的文化傳承。藍色長袍又叫“豪斯袍”,夏天穿著很熱,冬天又很冷,通風很好。毛織褲子剛開始穿上時,會覺得奇癢無比。襪子也是又癢又熱。“它代表一種紳士品格。當每個人都穿的時候,你就不會覺得自己看上去有多愚蠢。”
基督公學創辦于莎士比亞出生那一年。除了獨一無二的校服外,學校還有很多非常古老的傳統,一直傳承至今。
比如,每天中午用餐時間,全體學生都會參與“步操行進”:200 多名鼓號隊成員一邊奏樂,一邊從中心操場的一端走向餐廳大門。全校學生以宿舍為單位組成方隊,在樂隊的伴奏下,邁著整齊的步伐進餐廳用餐。通常由一個低年級學生走在最前面,手舉宿舍旗揮舞,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氣派。
每年特殊節慶,莊嚴的“步操行進”儀式被移到倫敦市政廳。基督公學學生在儀式結束后,還會拜會倫敦市長。
“保持自己的個性”是公學和每一個學生篤守的信條。2011 年,校長想更換款式現代的新校服,讓學生就此投票。結果,全校 800 多名學生中,95% 都希望繼續保留傳統式樣校服。學生們表示,這身經典服裝讓人們一眼就能認出基督公學的學生,既滿足了同學們追求個性的愿望,又給大家帶來凝聚力。
據記者了解,學校招生的錄取率僅為 20%,每年申請讀 7 年級的學生約 450 人,最終只錄取 80 人。每年基督公學畢業學生中,12% 可以進入牛津或劍橋,近九成可以進入羅素大學集團的學府。(注:羅素大學集團成立于 1994 年,由 24 所一流的研究型大學組成,被稱為“英國常春藤聯盟”,代表英國的最頂尖大學)

基督公學的餐廳猶如教堂般莊重,墻上懸掛著創辦人——國王愛德華六世,以及其他一些名人、校友和歷任校長的肖像油畫

穿著世界上最古老校服的基督公學學生


兩名“牛津男孩”的英國私校經

兩位從上海市重點中學轉學到英國高中、最終考入牛津大學的學生都表示,英國中學的求學經歷,讓他們發掘出學業之外的潛力。

根據《衛報》歷年的英國大學排名,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總是穩居前二。記者在伊頓公學網站上看到,過去 30 年,每年約有 25% 至 30% 的畢業生考入這兩所學校,而哈羅公學畢業生考入“牛劍”的比例為 20%。
近日,《外灘畫報》專訪了兩位從上海市重點中學轉學到英國高中、最終考入牛津大學的學生。從學業成績看,他們是當之無愧的“學霸”。在采訪中,他們不約而同地表示,英國中學的求學經歷,讓他們發掘出學業之外的潛力。

“哈羅讓我找到自己的興趣所在”
不久前,記者在上海見到回國度假的勞倫斯·王。這位 1994 年出生于美國、成長于上海的男孩笑容靦腆、身材健壯。2014 年 9 月開學后,他開始就讀牛津大學布雷齊諾斯學院(Brasenose College)物理與哲學專業二年級。牛津大學的物理與哲學研究團隊在全英排名第一,在世界上也名列前茅。
如果時光回到三年前,王同學完全不會想到,他會和這些外人看來十分高深莫測的專業結緣。
2010 年暑假,王同學在華東師范大學附中理科班讀完高二。那時,擺在他面前的有兩條路:直接申請去美國讀大學;去英國讀兩年高中,再申請英國名校。“如果當時直接去了美國,可能就學純物理了。”
在哈羅公學求學的兩年,讓他找到自己的真正的興趣所在。
作為世界知名度最高的英國公學之一,哈羅每年僅在全球招收 10 個 11 年級插班生。這些精挑細選的學生,將在哈羅學習兩年 A-Level 課程后,沖擊牛津、劍橋等世界級名校。
“由于只有最后兩年時光,你剛進入哈羅,就已經是‘半成品’了,所以哈羅特別希望招到對學校有價值的學生。”王同學分析說。
王同學從初中畢業后開始練習馬球。一開始,他和爸爸在浙江平湖的九龍山馬術俱樂部學騎馬,后來又去了澳洲、泰國等地練習騎馬、揮桿等。2010 年 11 月,王同學一個人輾轉英國多所私立寄宿高中面試。他記得,哈羅面試官對他個人的體育經歷特別感興趣。進入哈羅之后,他加入學校的“馬球一隊”(哈羅共有三支馬球隊,一隊水平最高),成為哈羅馬球水平最高的四名學生之一。
兩年哈羅的學習,也讓這位在中國標準的理科生驚訝地發現,自己居然也擅長文科。進入哈羅不久,他入選“論文俱樂部”(Essay Club)——哈羅最知名的俱樂部之一。他的舍監是一名政治老師。進入哈羅第一年,他報著嘗試態度選修政治學,晚上經常到舍監老師的房間串門,請教問題。很快,他發現自己的學習興趣越來越濃,后來延伸到對哲學的興趣,自己買了許多哲學書看。
最終,他決定選擇牛津大學的物理與哲學專業。他告訴記者,這個專業對于中國學生來說,屬于絕對“冷門”。
同時,哈羅兩年的“馬球一隊”的經歷,也讓他順利進入牛津的馬球隊。今年 7 月,“2014 劍橋杯環亞馬球大學邀請賽”在天津舉辦,王同學參加的牛津馬球隊戰勝了哈佛大學、耶魯大學和斯坦福大學馬球隊,獲得大賽季軍,僅次于倫敦大學隊和劍橋大學隊。

勞倫斯王同學曾在哈羅公學度過兩年美好的時光

“英國的吃苦訓練,在中國無法想象”
希德科中學(Sidcot School)是一所非常傳統的理科強校,也是較早嘗試招收中國學生的英國寄宿中學。全校有 370 名中學生,其中 25% 為國際生,中國學生有 25 人。18 歲的上海男孩余佑任今年 8 月從該校畢業,9 月進入牛津大學 Corpus 學院就讀數學系。
和余佑任聊天時,記者發現他特別擅長演講,完全不像國內理科學霸那樣沉悶。他在上海市重點中學敬業中學讀完高一后,申請到希德科中學讀書,先讀一年語言預科課程,之后開始兩年的 A-Level 課程學習。

今年進入牛津大學讀書的余同學

在希德科中學求學期間,余同學參加了三屆全英數學挑戰賽。據他介紹,英國的數學挑戰分為三個等級,從簡到難分別是數學競賽獎、袋鼠競賽獎和奧數競賽獎。第一年,他獲得數學競賽金獎;第二年,躍升為奧數競賽參與獎;第三年,獲得了奧數競賽優勝獎。
但據他自己分析,之所以被牛津錄取,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手中還握有一個含金量很高的獎項:愛丁堡公爵獎金獎。
愛丁堡公爵獎設立于 1950 年,分為金、銀、銅獎。金獎參與者需要在 18 個月內完成五大項目:技能(skills)、體能(physical)、志愿服務(volunteering)、遠足(expedition)和居住(residential)。
“一開始,老師鼓勵我們報名參加,因為這個獎對申請大學、找工作都有好處。”余同學說,“這是以前在中國從未想過的艱難旅程。”
通過遠足,他飽嘗風餐露宿的滋味。爭奪銀獎時,隊員還可以走小道和平坦的公路,晚上住野營地。但完成金獎任務時,除了自己燒飯、安營扎寨外,更要命的是,每人要背三四十公斤的被褥、衣服、鍋子,每天翻山越嶺,走 10 多公里山路,去指定地點報到。如此艱苦的野外生存挑戰,一直持續了五天四夜。
“我發現這是一場真正的社會‘生存預演’,可以接觸到英國社會的方方面面。我樂在其中,一共參加了兩次。很幸運,獲得一個銀獎和一個金獎。”
今年,余佑任作為愛丁堡公爵獎金獎的獲得者之一,被英國王室邀請前往倫敦詹姆斯宮,參加頒獎典禮。